一批中國動畫人,認真且虔誠地講著一個個中國故事

原創 夜夜小生  2022-06-06 23:45  閱讀 42,321 次

日前,央視網發布的一則關于袁隆平先生的漫畫多次登上微博熱搜,很多網友在相關微博下留言懷念。

其實,人們很愿意看到這樣的漫畫刷屏網絡,它不僅有新意,而且真實地反映了袁爺爺那個年代下的時代圖景。同時,漫畫、動畫之類的表現方式,相信也更能觸達到年輕人平常的生活場景。

不過,你可能并沒有想到,漫畫、動畫,這種如今看起來十分大眾的視聽語言形式,在過去的中國,也如同一枚幼小的種子,其生根發芽歷經了不少坎坷崎嶇。

 

中國動畫的發展脈絡——一顆稚嫩的胚芽

談及動畫藝術在中國的發展歷史,足以稱其為一個跨越百余年的長篇故事。

二十世紀初,在那個紛亂動蕩的年代,以上海為代表的沿海城市承接了各種外來文化的大量涌入,一種美術片也夾雜其中登陸了這片東方大陸。當時,中國出現了第一家由外商投資的制片機構,亞細亞影戲公司,不僅涉及故事片、新聞片的拍攝,也涉足了動畫藝術片,只不過那時的動畫制作手段多數是被用于廣告片的,舒振東華文打字機、益利汽水等那個年代的商業產品都以動畫廣告片的形式宣傳過自身。

可以說,這就是中國最初的動畫萌芽,只是當時這種藝術形式還未有廣闊的天地,只是在租界地范圍內小有傳播。

直至1922年前后,美國電影動畫片才逐漸傳入我國,大家熟知的應該有大力水手》、《勃比小姐,那時動畫才作為一種單純的娛樂出現在人們視野中,某些娛樂場所還設置了一種名為流動西洋鏡的游戲向人們展示表演,其實,用現在的話來講,就是動畫片早期制作需要的分鏡頭畫面和腳本。

也就是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萬籟鳴、萬古蟾、萬超塵,也就是被我們稱為中國動畫創始人的萬氏三兄弟開啟了我國動畫的自主探索。

1926年,在萬氏兄弟艱苦卓絕的不懈努力下,我國第一部動畫短片誕生了。大鬧畫室,這部僅僅10分鐘左右的黑白無聲短片,耗費了他們五六年的時光,雖然故事內容的構思很簡單,但在繪制和拍攝的技術上運用了不少巧思,以動畫和真人合攝,頗具巧思。這部極具實驗性質的片子并沒有掀起多大浪花,甚至鮮有人知,但不可否認的是,中國動畫的歷史上,它的誕生標志著一顆稚嫩的胚芽破土而出了。

后續二十年間,中國動畫大量涌現,萬氏兄弟等人也陸續完成了我國第一部有聲動畫駱駝獻舞以及我國第一部動畫長片鐵扇公主。

中國動畫的繁榮時代——肥沃土壤盛開百花

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左右,以萬氏兄弟為代表的一大批的藝術家先后加入上海電影制片廠,專門負責美術片創作的人員曾一度達到200多人,毫不夸張地說,后續近十年的中國動畫繁榮時代正是這批人親手創造的。

經過粗算,當時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成立后,短短幾年內可以產出20余部動畫片,不僅產量速度極大提高,作品質量也非過往能比,人參娃娃》、《小鯉魚跳龍門》、《沒頭腦和不高興等深受大眾喜愛的作品層出不窮。

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的厚積薄發基本奠定了當時中國動畫發展的黃金時期,當時動畫的創作形式十分多樣化,剪紙、木偶、手繪、折紙等,都開創性地成為了動畫藝術制作的技術手段,而且作品所反映題材極為豐富,上到本土神話傳說,下至民間流傳軼聞,都能在動畫作品中得到新的呈現與表達。

難能可貴的是,當時的中國動畫人還在探索之路上一往直前,沒有絲毫懈怠和猶豫。上世紀60年代,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開創性地嘗試把中國水墨畫用于動畫制作,這完全是基于我國本土藝術形式的動畫創新。1961年,第一部水墨動畫片小蝌蚪找媽媽攝制成功,影片公映后,引起巨大反響,矛盾還稱贊其哲理、畫意、詩情,三美此全具。

如果非要給中國動畫歷史安上一個空前絕后的時期,一定就是那時候,現如今還有很多觀眾回味著那個時期的大鬧天宮等作品。在擺脫外來文化的影子的過程中,中國動畫一路走來,從模仿學習到亦步亦趨地磨出一條屬于自己的路,這期間歷經了大半個世紀。

每一部動畫不是簡單的技術堆疊,而是技藝和匠心的錘煉,每一部動畫作品的背后都反映著中華民族的特點,動畫的藝術形式雖然從外傳入,但那一代的中國動畫人卻將其內化,我們的觀眾在當時的作品里能看到自己熟悉的傳統文化,京劇、皮影戲、木偶戲,它們沒有過時與消亡,而是給中國動畫提供了另一份營養。

中國動畫的忘卻與蘇醒——空白時代的落寞

時代的發展裹挾著種種意外與無奈,中國動畫的命運在這歷史洪流中也無法做到穩步前進。那一時期的故事不必多說,中國動畫的發展基本上斷代,陷入了一個落寞的空白時期,每年的作品僅有少少的兩三部,且表現遠不如前。80年代,中國動畫雖然開始逐漸有復蘇之態,但原先本積累不錯的造型藝術和動畫技巧在經歷了一個漫長的忘卻后,全然使不上勁來,那得之不易的自身特色也消失殆盡了。

90年代左右,中國引進了一些國外動畫作品,看著外面日新月異的世界,動畫界才終于意識到自己的原地踏步,不少人開始新的嘗試和探索。哪吒鬧海》、《寶蓮燈從不同程度上借鑒了國外的制作方法和經驗,也是優秀的作品。但可謂大勢已去,所有的努力都像是注定沒有結果的苦苦掙扎。

動畫的藝術導向變成由市場主導的商業結果,起碼在當時的環境下,很多動畫人是不適應的,或者說這個轉變的過程是極端痛苦的,眾多人才意識到單憑借鑒是乏力的,且表達形式的學習似乎并不是根本指導,何況生存之殤時時刻刻都在緊逼著這個行業的生存空間。所以,后續很長一段時間,中國動畫人開始把自己融入到外面的世界,他們扎入真實的動畫市場,的確見識并學習到了先進的制作技術和工業化流程,但代價就是,中國動畫人自身也成為了冰冷工業機器上的一部分。21世紀初,鮮有知名動畫出現在中國市場上,我們看到的多是國內團隊成為日韓動畫產業廉價代工的信息,這是一種無奈,也是一種無力。

中國動畫從萌芽到繁榮用了近半世紀,而淪落至文化失語的境地也近長達半世紀,這百年的時光交錯輝映,動畫所扮演的角色,承擔的作用也經歷了起起伏伏。作為虛構與真實、幻想與現實交融的影像視聽藝術,動畫的文化交流語境并非完全娛樂化的,它可以成為一架橋梁,聯接不同的物,聯接不同的人,聯接不同的文化,它應成為一種優勢,而不是困境。

新世代的潮流與初心的回歸——當代故事的再表達

新世紀的中國動畫應該改頭換面,以一種全新面貌面向大眾了,但這個過程并不是一蹴而就的。2005年前后,我國對于促進動畫產業發展的具體措施是在黃金時段播放國產動畫,次年,廣電總局進一步規范電視動畫片的管理,國產動漫的每日播出比例基本不少于70%,在一些制度性的政策調節后,國產動畫中確實有精品良作出現。

可算得上優質佳作的動畫始終還是鳳毛麟角,其間甚至還出現過一系列粗制濫造之作騙取播放時長以此牟利的惡劣行徑,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在當時的國產動畫界并不少見。

經過近十幾年的系統性政策完善和補充,民族原創動畫的道路才基本成為我們的共識,而在這個過程中,動漫作為一種創意內容和實現形式也在不斷地觸達到更廣泛的大眾群體。2015年左右開始,文化產業的生產與消費兩端都迎來了巨大的增長態勢,這是一個萬億級別的產業,動漫產業是其中一個重要組成部分。2018年后,中國在線動漫產業進入高速增長期,此后用戶規模一直處于平穩有序的遞增,2020年之際,用戶數字已經突破了4億。

作為消費主力的Z世代中國年輕人,對于二次元文化并不陌生,他們生長在一個互聯網發達的時代,本就天然地親近這種藝術表現形式,對于優質動畫作品的態度,他們有著更為成熟的思維方式和接受意愿。但相較于國內動畫市場發展的良好態勢,比較尷尬的一點是,國產動畫的水平并沒有第一時間追趕上來,中國年輕人對于國產動畫的熱枕和期望只能在一種翹首以待的狀態中靜靜擱置。

不過近年來,中國原創動畫似乎更加堅定了自己要踏足這片新興市場的決心,一個個中國動畫人和優秀團隊開始點燃星星之火,大步邁向了中國動畫復興之路。一個個國產動畫的名字被頻頻提及,靈籠、霧山五行、唱詩班……這些作品獲得的喜愛不僅僅局限于熱愛動漫的人群,它們在更廣泛的圈層也收獲了大量認同與褒獎,有的作品還出現在官方媒體上被當作范例進行宣傳,中國動畫好像又找回了屬于自己的榮光。

當代的中國動畫人好像在冥冥之中與百年前的先輩們遙相呼應,繼承了一份不可名狀的意志,從懵懂無知到刻苦鉆研,再到化繭成蝶,無論過去與現在,中國動畫都遭遇了同樣的歷程,技藝可以變,思維可以改,唯一不變的,是那顆千錘百煉的心。中國動畫人不怕打擊,更不懼挫敗,他們始終堅持著學習后再次重塑自我,要讓話語權重新掌握回自己手里。藝畫開天、六道無魚、小瘋映畫……無數有愿景的中國動畫機構勇敢地行動了起來,相信只有中國人才能講好中國的故事,我們也終于幸運地在這種藝術形式中看到了民族文化的魅力。

青春的、婉約的、詩意的、熱血的、激蕩的、澎湃的,我們關注生活的細節,所以有像?“吾皇” “伍六七”?等一系列詼諧的作品出現,我們聆聽時代的脈搏,所以當以現實基礎為創作藍本的長篇漫畫在一出世便刷屏全網,人們能在其中得到情感共鳴。動畫的藝術成為了中國當代故事的全新呈現方式之一,同樣,我們也能以此方式來抒寫文化自信、國家自信。

毋庸置疑,當今這批中國動畫人,正認真且虔誠地講著一個個中國的故事,他們的作為表達著自己,也表達著國家。

本文地址:http://www.iyhxz.com/pm12897
關注我們:請關注一下我們的微信公眾號:掃描二維碼泡面菌的公眾號,公眾號:ipmjun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夜夜小生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